目錄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關於銀川

銀川有機米建立於1996年,農夫賴兆炫,沿用父親的名字 「銀川」 來命名,於花蓮擁有340公頃的有機農田與143位農友攜手合作。超過25年的有機耕種經驗,更曾獲得十大神農獎、十大有機農業貢獻單位獎等殊榮。並通過台灣有機驗證、美國USDA、歐盟EU、清真、ISO22000及HACCP雙驗證,是全台最大的有機農場。

 

有機農業是維持土地生命並創造和諧環境的重要產業。我們生產多種有機產品,並在全球範圍內尋求新的供應商和合作夥伴!目前商品不僅在台有販售,香港,加拿大也看得到我們了!我們希望不只提供您健康、天然的食物,更提供享用美味的幸福時刻! 於此銀川更重視分享的價值,希望可以透過我們的產品將「消費者」、「農民」、「土地」三者串連,共享價值!

     Yin-Chuan established in 1996, is the biggest certified organic farm in Taiwan.Yin-Chuan organic is the only company in Taiwan with organic farms and food processing plants. In addition to Taiwan's organic certification, it has also obtained the EU and the United States organic certification. The main products include organic rice, organic rice noodles, organic rice pasta, organic puffed food, all have mature production technology and export experience.

     Organic Agriculture is a significant business to last the land life and create the harmony environment. We produce many kinds of Organic-Prouducts and are seeking new suppliers and partner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include .

 

Please contact us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any kind of cooperation :

Judy Liang, Vice President

Address : No. 75 Sec.2, Gunpu Rd., Fuli Shiang, Hualien County, Taiwan (ROC)

TEL : 886-3-8422095

FAX : 886-3-8422185

Email : judyrice0382@yahoo.com.tw / riverdifood@gmail.com

Website : www.yin-chuan-organic.com.tw

     

     

 

 

 

純淨產地—台灣花蓮富里

銀川有機米主要種植於花蓮深土區域,這裡污染極低,日夜溫差大,水源來自麥飯石礦區,成微鹼性,每一粒米都是喝著這純淨泉水長大!粒粒飽滿香甜,擁有最好的品質。

 

 

 

 

專業經驗及技術

銀川有機米擁有超過30年的耕種經驗,針對不同的米種,運用不同的有機肥料栽培,讓米的種植不要過於緊密,快樂而舒適的成長。專業經驗與技術更受到許多認可!農夫賴兆炫更曾獲得十大神農獎,十大單位貢獻獎等等殊榮。 

 

 

 

每一滴辛勤的汗水

銀川的每一粒米都是在農民的愛與關懷中成長!銀川產銷班裡的每位農民都將稻作視為自己的小孩,在比一般西部栽種期更長的150天裡,天天巡視照顧!

 

 

 

『銀川,是我父親的名字,我希望銀川能帶著父親的傳承,帶著土地的傳承,一直走下去。

                                                                                                                                     ——銀川有機米創辦人 賴兆炫    

 

 

 

投筆從農

-

銀川米,來自重巒疊翠的花蓮富里。它的經營者賴兆炫從小就陶醉在這樣山明水秀的山坳裡,對自然和鄉土有一分依戀。這個土生土長的鄉下孩子,在父親胼手胝足的栽培下拿到碩士學位,太太梁美智也是研究所的同學,他們兩人為何頂著碩士的光環而投筆從「農」?

 

故事的開始

-

當年,我從中興大學研究所畢業後,在一家公司上班,生活安定又規律。然而當了五年的上班族。鄉下孩子卻仍舊嚮往綠色的鄉下,於是開始留意機會,希望可以回鄉發展。

民國八十三年,公司有意發展有機肥,我在一篇日本文獻上看到施有機肥可以改善產品品質,增強土壤肥力,而不使用化肥農藥更可以帶來健康。更重要的是有機商品在日本的價位非常高!看到這兒,我眼睛都亮了,心動不已,決心回花蓮種田去!

我的父親賴銀川先生十二歲即遠赴他鄉當長工,一個長工能將孩子栽培到碩士是非常辛苦的,加上鄉里間擁有學位的人,屈指可數,所以鄉人習慣稱呼他「博士爸」。期望之高自不在話下,所以當我告訴他要回家種田當農夫時,他難忍心裡的痛與不捨,但最後仍是尊重我的意願傾全力相助。    

 

黎明前的黑暗

-

民國85年我們從一甲地試種,花蓮地區幾乎沒有從事有機栽種的人,根本無從問起,只好自己摸索,採用技術改良場的建議,一甲地施用六千公斤的有機肥!普通化肥只要一百多公斤,而且半天即可施灑完畢。我和爸媽三人竟花了三天才完成,而且因為是半腐熟的肥,臭味吸引了大批蒼蠅,每天結束工作時,全身全沾滿了蒼蠅,好恐怖!三天下來,手腳都不聽使喚了,苦不堪言。

然而試種結果還不錯,有了信心可以大量種植,於是找了幾個爸爸的好朋友想一起做,但他們對有機種植非常懷疑,而我也知道如果農民沒有收成,經濟勢必受到衝擊。所以和農民談妥條件:一甲地給三萬元買肥料,將來收成的穀子以一包八百元向他們收購。於是達成協議,開始合作。

 

早期沒有經驗,心想既是有機的,那肥料一定是越多越好嘍!於是不惜重資的施灑,因此稻禾長得比別人的漂亮,分株也多,綠油油的一片,大家心裡好得意,直誇有機肥的效用。但是,奇怪的事發生了:六十天的抽穗期到了,怎麼自家的仍在長葉子?而當別人的田已是一片金黃時,我們的六甲地仍一片油綠?最後別人在割稻,我們竟像在割韭菜,心裡好痛,養分太多反而收成少阿!

 

 

人客呀!來試吃哦!

-

還記得十年前一個陰雨的星期六假期,我在惠陽超市正義店辦銀川米的試吃推廣。我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銷售不佳,而是消費者都問:『什麼是有機米?』,我也納悶的問:『您怎麼會不知道?』。確實在十年前很多人不知道『有機』為何物!每次的推廣都花了很多時間在解釋有機的概念,得到很多不屑的眼光,更不用談銷售了!

收成了,總得推出去賣啊!但是怎麼沒人來買?有機市場應該很好,許多病患不也需求健康的食物嗎?好友告訴他,是不是應該煮飯請消費者試吃?想想也對。於是在超市煮好香噴噴、QQ的飯,等著人家來試吃。「咦!奇怪,人這麼多,怎麼一走近攤前就自動散開了?」別攤的小姐提醒我要主動出擊,於是我將飯用小碟子盛好,主動接近客人想請大家試吃有機飯。沒想到當時我理著小平頭加上一張比較嚴肅的臉,又不善言詞表達,竟讓對方花容失色!一看到我接近就閃人,不只如此,連帶的也影響了超市生意。唉!說不出的挫敗,實在做不下去了,只好躲到後面找人聊天,等再回到攤前,竟然賣出了一包米!這給了我莫大的鼓舞,有了繼續種下去的力量。

當時我們收成了二十多噸才賣出三公斤!心裡很苦。有時為了上門洽談,從早上一直等到黃昏,終於等到負責人,沒想到只等到一句:「哦!對不起,我很忙,你下次再來。」我只好回家下次再去!有時走在路上都會聽見:「那位碩士哦!現在在拿鋤頭!」,另一個壓力來源竟是「銀川米」的名號,因為「銀川」是取自爸爸的名字,不成功怎麼行呢?

 

於是調整腳步再出發。不斷的互相檢討,將有機肥配方做了修正,米的包裝也改變,讓它看起來更有質感,而且也請我太太美智出馬請人試吃銀川米。我太太當時仍是公務員,星期六請半天假,我們一起到台北賣米。飯是我煮的,但一煮好就藉故到後頭拿東西,一去就三個小時不見人影!實在是害怕自己又嚇走客人,但美智十分的厲害,簡直最佳銷售員,如此當了二年多的「試吃」小姐,終於漸有起色,賣得還不錯,打開了知名度,現在還外銷香港呢!

 

 

驗證更上一層樓

-

一、二年的推廣努力,加上社會上有一股重視健康力量的浮現,懂有機的人越來越多。似乎有機農業的生機出現了,但事實上消費者充滿疑問:『你甘係金ㄟ?』,市面上突然湧現的大量有機商品,令消費者不知如何選擇!於是推廣上面花了很多心力,認證書、檢驗報告、…..只為證明『我係金ㄟ!』於是我們開始申請慈心基金會為產銷班做驗證。

 

 

然而沒想到驗證的過程居然花了半年,一切手續從頭一步一步來,實在是佩服這些義工實在不馬虎。為農場平面圖,一張一張比對農地航照圖,為了水質、土壤等採樣,竟來了五、六十人!到了晚上義工全打地舖,連廚房的地上都睡滿了人!我們被這群人深深感動,更堅定他們要走下去的決心。

 

 

 

農民的成長

-

慈心義工給了我們的農友很多不一樣的理念,有機即生機,不但要照顧到人的健康,更要照顧到周邊的生物,萬物都是息息相關,不知不覺中,大家的心靈都成長了。現在他們的田裡處處充滿了生機,不但有蛇,稻田裡中有鳥,築巢下蛋,空中還有老鷹盤旋,青蛙更多。早期,水稻種植在密閉區域,比較不通風的地方飛蝨就多,造成危害。自從有機耕種後飛蝨不見了。仔細觀察發現:一隻蜘蛛一天吃掉四隻飛蝨。生態漸漸平衡,自然解決蟲害問題。

曾有農友很困擾的告訴美智,不敢使用割稻機收割,怕傷害到青蛙,不知如何才好?最後決定用手割,哪怕要花很多時間仍是值得!農友在意的已不光是利潤,他們更在乎其他的生命,寧願自己麻煩也要與之和諧共處。

 

另外還有位潘姓農友,他的種植區域環境生態很好,所以常有機會成為產地觀摩的農田。起初,農友不善表達,七十多歲的人還在人工除草,參訪的人問他有何艱辛,他卻三言兩語輕鬆地帶過:「沒什麼困難啦!隨便種種而已。」然而和義工長期互動後,農友能將為自他健康、為感謝大地、保護生態而種的理念透過純樸無華的話撼動參訪者,這是無形的進步。

 

 

愛心耕耘香格里拉

-

有機栽培中,水稻的除草最耗人工,也讓農友困擾不已。我爸爸七十多歲了必定親自犁田,他特別強調田若沒犁平,放水的時候淹蓋不平均,沒淹到水的部分易生雜草,到時候雜草就拔不完。一個月後再放水,即使長些雜草也不用擔心,此時稻子已有一定的高度,不受雜草影響,所以不一定要把雜草趕盡殺絕,動動腦筋還是可以克服難題。

有位農友顧慮蟲害又不願噴農藥,擔心沒有收成,為了讓農友安心,我提供自製糖醋液供農友噴灑,告知兩周後見效。事實上,並不是這資材特別有效,兩周後水稻長高了,蟲就咬不動了。然而農友為了噴灑糖醋液,必須經常在田間走動,有人撫摸後,它長得特別好,可見植物與人一樣很需要被關心。

美智說過:「有機這條路,一人走不如兩人走,兩人走不如手牽手,大家一起同心協力走。」參與有機耕種的產銷班班員由原先的六位增加到六十六人之多,耕地擴張到一百甲左右,讓更多的消費者,可享用花蓮山區清澈水源種出來的有機米。

我負責農務,而我太太則出門幫著推廣。推廣經常要帶著手提電腦加上這些佐料瓶,計程車司機看她帶一大堆行頭,不解地問她:「妳是賣鑽石?還是賣手錶?」而她認為賣有機米甚至比鑽石還重要,因為它是我們不可少的健康食物,她是用這種心態來種有機米,比起鑽石與手錶,有機米珍貴多了!

 

我爸心疼我們,曾對我們說:「唉!你們夫妻不要再做了,好好去找一份工作,日子會過得比現在好。」但是路走到這裡已不能回頭,有沒有賺錢已不重要了,我們已找到心中的香格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