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關於銀川

銀川有機米建立於1996年,農夫賴兆炫,沿用父親的名字『銀川』來命名,我們是現今台灣最大的有機專用農場,於花蓮擁有115產銷班,300公頃的農田,不管是產地或是加工廠,我們經過慈心,采園等專業機構有機認證。目前商品不僅在台有販售,香港,加拿大也看得到我們了!我們希望不只提供您健康,天然的食物,更是美味幸福的享用時刻! 於此銀川更重視分享的價值,希望可以透過我們的產品將「消費者」、「農民」、「土地」三者串連,共享價值!

 

     

     

 

 

 

 

純淨產地—台灣花蓮富里

銀川有機米主要種植於花蓮深土區域,這裡污染極低,日夜溫差大,水源來自麥飯石礦區,成微鹼性,每一粒米都是喝著這純淨泉水長大!粒粒飽滿香甜,擁有最好的品質。

 

 

 

 

 

專業經驗及技術

銀川有機米擁有超過30年的耕種經驗,針對不同的米種,運用不同的有機肥料栽培,讓米的種植不要過於緊密,快樂而舒適的成長。專業經驗與技術更受到許多認可!農夫賴兆炫更曾獲得十大神農獎,十大單位貢獻獎等等殊榮。 

 

 

 

 

每一滴辛勤的汗水

銀川的每一粒米都是在農民的愛與關懷中成長!銀川產銷班裡的每位農民都將稻作視為自己的小孩,在比一般西部栽種期更長的150天裡,天天巡視照顧!

 

 

 

『銀川,是我父親的名字,我希望銀川能帶著父親的傳承,帶著土地的傳承,一直走下去。

                                                                                                                                     ——銀川有機米創辦人 賴兆炫    

 

 

 

投筆從農

-

銀川米,來自重巒疊翠的花蓮富里。它的經營者賴兆炫從小就陶醉在這樣山明水秀的山坳裡,對自然和鄉土有一分依戀。這個土生土長的鄉下孩子,在父親胼手胝足的栽培下拿到碩士學位,太太梁美智也是研究所的同學,他們兩人為何頂著碩士的光環而投筆從「農」?

 

故事的開始

-

當年,我從中興大學研究所畢業後,在一家公司上班,生活安定又規律。然而當了五年的上班族。鄉下孩子卻仍舊嚮往綠色的鄉下,於是開始留意機會,希望可以回鄉發展。

民國八十三年,公司有意發展有機肥,我在一篇日本文獻上看到施有機肥可以改善產品品質,增強土壤肥力,而不使用化肥農藥更可以帶來健康。更重要的是有機商品在日本的價位非常高!看到這兒,我眼睛都亮了,心動不已,決心回花蓮種田去!

我的父親賴銀川先生十二歲即遠赴他鄉當長工,一個長工能將孩子栽培到碩士是非常辛苦的,加上鄉里間擁有學位的人,屈指可數,所以鄉人習慣稱呼他「博士爸」。期望之高自不在話下,所以當我告訴他要回家種田當農夫時,他難忍心裡的痛與不捨,但最後仍是尊重我的意願傾全力相助。    

 

黎明前的黑暗

-

民國85年我們從一甲地試種,花蓮地區幾乎沒有從事有機栽種的人,根本無從問起,只好自己摸索,採用技術改良場的建議,一甲地施用六千公斤的有機肥!普通化肥只要一百多公斤,而且半天即可施灑完畢。我和爸媽三人竟花了三天才完成,而且因為是半腐熟的肥,臭味吸引了大批蒼蠅,每天結束工作時,全身全沾滿了蒼蠅,好恐怖!三天下來,手腳都不聽使喚了,苦不堪言。

然而試種結果還不錯,有了信心可以大量種植,於是找了幾個爸爸的好朋友想一起做,但他們對有機種植非常懷疑,而我也知道如果農民沒有收成,經濟勢必受到衝擊。所以和農民談妥條件:一甲地給三萬元買肥料,將來收成的穀子以一包八百元向他們收購。於是達成協議,開始合作。

 

早期沒有經驗,心想既是有機的,那肥料一定是越多越好嘍!於是不惜重資的施灑,因此稻禾長得比別人的漂亮,分株也多,綠油油的一片,大家心裡好得意,直誇有機肥的效用。但是,奇怪的事發生了:六十天的抽穗期到了,怎麼自家的仍在長葉子?而當別人的田已是一片金黃時,我們的六甲地仍一片油綠?最後別人在割稻,我們竟像在割韭菜,心裡好痛,養分太多反而收成少阿!

 

 

人客呀!來試吃哦!

-

還記得十年前一個陰雨的星期六假期,我在惠陽超市正義店辦銀川米的試吃推廣。我所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銷售不佳,而是消費者都問:『什麼是有機米?』,我也納悶的問:『您怎麼會不知道?』。確實在十年前很多人不知道『有機』為何物!每次的推廣都花了很多時間在解釋有機的概念,得到很多不屑的眼光,更不用談銷售了!

收成了,總得推出去賣啊!但是怎麼沒人來買?有機市場應該很好,許多病患不也需求健康的食物嗎?好友告訴他,是不是應該煮飯請消費者試吃?想想也對。於是在超市煮好香噴噴、QQ的飯,等著人家來試吃。「咦!奇怪,人這麼多,怎麼一走近攤前就自動散開了?」別攤的小姐提醒我要主動出擊,於是我將飯用小碟子盛好,主動接近客人想請大家試吃有機飯。沒想到當時我理著小平頭加上一張比較嚴肅的臉,又不善言詞表達,竟讓對方花容失色!一看到我接近就閃人,不只如此,連帶的也影響了超市生意。唉!說不出的挫敗,實在做不下去了,只好躲到後面找人聊天,等再回到攤前,竟然賣出了一包米!這給了我莫大的鼓舞,有了繼續種下去的力量。

當時我們收成了二十多噸才賣出三公斤!心裡很苦。有時為了上門洽談,從早上一直等到黃昏,終於等到負責人,沒想到只等到一句:「哦!對不起,我很忙,你下次再來。」我只好回家下次再去!有時走在路上都會聽見:「那位碩士哦!現在在拿鋤頭!」,另一個壓力來源竟是「銀川米」的名號,因為「銀川」是取自爸爸的名字,不成功怎麼行呢?

 

於是調整腳步再出發。不斷的互相檢討,將有機肥配方做了修正,米的包裝也改變,讓它看起來更有質感,而且也請我太太美智出馬請人試吃銀川米。我太太當時仍是公務員,星期六請半天假,我們一起到台北賣米。飯是我煮的,但一煮好就藉故到後頭拿東西,一去就三個小時不見人影!實在是害怕自己又嚇走客人,但美智十分的厲害,簡直最佳銷售員,如此當了二年多的「試吃」小姐,終於漸有起色,賣得還不錯,打開了知名度,現在還外銷香港呢!

 

 

驗證更上一層樓

-

一、二年的推廣努力,加上社會上有一股重視健康力量的浮現,懂有機的人越來越多。似乎有機農業的生機出現了,但事實上消費者充滿疑問:『你甘係金ㄟ?』,市面上突然湧現的大量有機商品,令消費者不知如何選擇!於是推廣上面花了很多心力,認證書、檢驗報告、…..只為證明『我係金ㄟ!』於是我們開始申請慈心基金會為產銷班做驗證。

 

 

然而沒想到驗證的過程居然花了半年,一切手續從頭一步一步來,實在是佩服這些義工實在不馬虎。為農場平面圖,一張一張比對農地航照圖,為了水質、土壤等採樣,竟來了五、六十人!到了晚上義工全打地舖,連廚房的地上都睡滿了人!我們被這群人深深感動,更堅定他們要走下去的決心。

 

 

 

農民的成長

-

慈心義工給了我們的農友很多不一樣的理念,有機即生機,不但要照顧到人的健康,更要照顧到周邊的生物,萬物都是息息相關,不知不覺中,大家的心靈都成長了。現在他們的田裡處處充滿了生機,不但有蛇,稻田裡中有鳥,築巢下蛋,空中還有老鷹盤旋,青蛙更多。早期,水稻種植在密閉區域,比較不通風的地方飛蝨就多,造成危害。自從有機耕種後飛蝨不見了。仔細觀察發現:一隻蜘蛛一天吃掉四隻飛蝨。生態漸漸平衡,自然解決蟲害問題。

曾有農友很困擾的告訴美智,不敢使用割稻機收割,怕傷害到青蛙,不知如何才好?最後決定用手割,哪怕要花很多時間仍是值得!農友在意的已不光是利潤,他們更在乎其他的生命,寧願自己麻煩也要與之和諧共處。

 

另外還有位潘姓農友,他的種植區域環境生態很好,所以常有機會成為產地觀摩的農田。起初,農友不善表達,七十多歲的人還在人工除草,參訪的人問他有何艱辛,他卻三言兩語輕鬆地帶過:「沒什麼困難啦!隨便種種而已。」然而和義工長期互動後,農友能將為自他健康、為感謝大地、保護生態而種的理念透過純樸無華的話撼動參訪者,這是無形的進步。

 

 

愛心耕耘香格里拉

-

有機栽培中,水稻的除草最耗人工,也讓農友困擾不已。我爸爸七十多歲了必定親自犁田,他特別強調田若沒犁平,放水的時候淹蓋不平均,沒淹到水的部分易生雜草,到時候雜草就拔不完。一個月後再放水,即使長些雜草也不用擔心,此時稻子已有一定的高度,不受雜草影響,所以不一定要把雜草趕盡殺絕,動動腦筋還是可以克服難題。

有位農友顧慮蟲害又不願噴農藥,擔心沒有收成,為了讓農友安心,我提供自製糖醋液供農友噴灑,告知兩周後見效。事實上,並不是這資材特別有效,兩周後水稻長高了,蟲就咬不動了。然而農友為了噴灑糖醋液,必須經常在田間走動,有人撫摸後,它長得特別好,可見植物與人一樣很需要被關心。

美智說過:「有機這條路,一人走不如兩人走,兩人走不如手牽手,大家一起同心協力走。」參與有機耕種的產銷班班員由原先的六位增加到六十六人之多,耕地擴張到一百甲左右,讓更多的消費者,可享用花蓮山區清澈水源種出來的有機米。

我負責農務,而我太太則出門幫著推廣。推廣經常要帶著手提電腦加上這些佐料瓶,計程車司機看她帶一大堆行頭,不解地問她:「妳是賣鑽石?還是賣手錶?」而她認為賣有機米甚至比鑽石還重要,因為它是我們不可少的健康食物,她是用這種心態來種有機米,比起鑽石與手錶,有機米珍貴多了!

 

我爸心疼我們,曾對我們說:「唉!你們夫妻不要再做了,好好去找一份工作,日子會過得比現在好。」但是路走到這裡已不能回頭,有沒有賺錢已不重要了,我們已找到心中的香格里拉。